第九十二章 终于可以参加葬礼(1/3)

 老陈将头探到窗外,依旧什么都没看到,反被秋风中一株大树伸展过来的枝桠摇落下的雨滴淋了一脸。

 青木来到院中,手持高倍望远镜仔细观察,最后只看到两只乌鸦拍着翅膀,从高空中远去。

 “看仔细了没,真有东西?!”老陈的眼神有些不对,像是黑夜中发绿光的猫眼,一把将王煊给拽进屋中,满脸的激动与热切之色。

 “确实有一团淡淡的金光,在那云层间沉沉浮浮。”王煊手持望远镜,结果发现没什么区别,依旧很朦胧。

 青木想驾驶小型飞船升空,但被老陈一把拦住了。

 “千万别乱来,不要妄动,这可能是……一条秘路!”老陈压低声音,异常的激动,体内血气翻腾,导致额头的伤口差点崩开。

 强大到他这种层次,都有点难以自抑,心潮剧烈起伏,恨不得立刻登天到云层中去看个究竟。

 “天药!”老陈猜测,这与他所看到的手札中记载的颇为相近。

 青木立时心头颤动,又一条秘路出现?

 旧术在这个时代之所以没落,每况愈下,就是因为几条秘路消失,断掉了超凡属性!

 老陈眼冒神芒,道:“我们有的是时间,安静的等待,千万别打草惊蛇,让那天药跑掉!”

 王煊被惊的不轻,赶紧问道“这东西还能跑?到底是药草,还是能奔行的活物?”

 老陈摇头,道:“先仔细观察,以静制动。天药太神秘了,就连各教的祖庭中都记载有限,说的相当模糊。”

 青木最后还是忍不住跑出去了,想以高科技手段谨慎地探查,可是很失望,始终都没有发现端倪。

 王煊眼睛都盯酸了,那团金光在乌云间摇曳,流光点点,金霞荡漾,始终就悬浮在那里,不见变化。

 “不会还没成熟吧?”老陈脸色发绿,他想到那篇记载,越是渴求越是不可得,蓦然回首,它可能就在茫茫人海、万丈红尘上的天边晚霞中。

 “那会怎样?”王煊也紧张了,意外发现天药,如果错过,会遗憾终生。

 “它会自行隐去,他年成熟再现。”老陈沉声道,情绪不是很高了,他认为今日所见很有可能是这种情况。

 “这也太奇异了。”王煊不解,天药究竟是怎么诞生的?!

 老陈叹息:“说不清道不明,几条秘路太神秘!”

 按照那篇手札模糊提及的旧事来看,天药若是成熟,大概会自动坠落到地面。

 这一上午王煊都在仰着脖子,在庄园中走来走去,一直在望天!

 为了天药,他全神贯注,眼睛都发酸了,脖子都有些僵硬了,但始终盯着电闪雷鸣的云层,偶尔会舒展下身体。

 在此期间,庄园中有不少人在暗中观察他,有人感慨,成功不是偶然,人得沉下心来才行,这么年轻就要成为宗师了,果然有其道理。

 “看到没?这都一上午了,他都没分心过,在悟自己的路啊。看云卷云舒,有所体会后,他就会比划几下,这绝对要进宗师领域了!”有人感叹。

 在此期间青木提醒王煊,各方不少人都在盯着他看呢。

 王煊听后默默转身,趁人不备去了一次厨房,喝了口番茄汁。再一次仰头望天时,他从嘴里吐出一口“血沫子”,淌落在衣襟上。

 最后还剩下大半口,他感觉味道不错,直接咽下去了。

记住域名:m.fansg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