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九章 晚宴(1/3)

 凌启明心情复杂,早年,即使他声色俱厉,王煊依旧客气地喊他凌叔,谦逊而有礼貌。

 自从在新月再次相见,他则直接喊他老凌了!

 王煊礼貌地解释过,这是为了让他安心,以后就别多想了。一时间凌启明百感交集,怎么很想打他一顿呢?!

 当他转头看向老陈,他心中更不淡定了,喊他老凌也就罢了,偏偏这个要死了、许多人都送过花圈的陈永杰,居然活的这么年轻。

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老陈这是逆生长了?现在也就三十岁,妥妥地变成一个寸头青年了。

 老陈这种充满青春气息的长相,再笑眯眯地喊他一句老凌,让凌启明非常不是滋味,超凡……真好啊!

 许多财阀所追求的不就是长生吗?而陈永杰已经走在这条路上。凌启明心绪起伏,无法平静。

 他轻叹了一声,与老陈碰杯,道:“陈永杰,咱们年轻时也没少在旧土打交道,关系不错,没有想到,一转眼二三十年过去了,你走到了这一步。陈超凡,新星与旧地第一人,可与岁月相抗了。”

 老陈也叹息,道:“一转眼,我们这代人都老了。至于你说的第一人,我不敢当啊,压力很大,没有人可以一生高歌。说不定有一天神话就腐朽了,我最多也只是这个时代激起较高的一朵浪花,但随时都可能会有大浪落下,那时终究会被拍的粉身碎骨。多年后再看你我,都是岁月面前凋落的黄叶,只是有的叶片稍微晚坠落片刻罢了。”

 两个五十出头的人,居然话语这么沉重。王煊也不好喊老凌了,默默地敬了他一杯酒,转身离去。

 “老凌,我和你说,你可能做了一件错事。”老陈盯着王煊的背影说道。

 “你有话说?”凌启明看着他,也看向王煊的背影。

 老陈点头,道:“就冲咱们年轻时,一起挖过先秦方士大墓,一起欣赏与点评过那个时代几个最漂亮的姑娘,我便想提醒你一下。”

 凌启明神情略微恍惚,回忆起年轻时的一些荒唐事,摇了摇头,又看向陈永杰。

 老陈很严肃,道:“王煊他……以后的成就会极高,在旧术这条路上他能走的非常远,会超过你我的想象!作为老友,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。”

 凌启明声音低沉,道:“都说他现在已是宗师了,比你年轻时都要强一大截,数年后,他很可能就是王超凡了?”

 “数年后,他会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强!”老陈郑重说道,这种神色很少见。

 凌启明顿时一惊,瞳孔收缩起来,他是个聪明人,不然也很难在他们这一系的财团中被视为接班人之一。

 “老凌,咱们关系不错,我才和你多说了几句。以后你如果看王煊不顺眼,无视就好了,但是不要有动作,不要尝试阻击。不然的话,你面对的先是我陈超凡!”老陈转身离去。

 凌启明仰头喝尽杯中酒!

 然后,他发现,那不是钟家姑娘吗?带着一本泛黄的书籍,去找王煊了,悄然送了他一本经文秘册?!

 凌启明不得不多想,钟庸这个人很恐怖,现在更是练了一种异常的秘籍,身体结出蝉壳,只要复苏,大概率就无人可抗衡了!

 钟庸的重孙女送王煊经文,这是什么意思?在密地时,钟庸看好他吗,曾有过吩咐?

 “看到没有,他和你父亲关系缓和了,刚才还碰了一杯呢,不过这个钟晴怎么过去了?”周云在远处的角落开口,与凌薇交谈。他现在与平日不一样,很严肃,看着场中的王煊与钟晴,皱起了眉头。

记住域名:m.fansg.cc